欢迎来到上海任华投资有限公司

意想不到的凶器(二)的侦探公司

发布时间 : 2020-06-02 22:16:15      访问量 : 96次

        听说那个凶狠的嫌疑人很可能还藏在厂里,人们都感到十分不安。李警官让老赵把工厂里的保安全部叫来,把他们分成几个小分队,每队由一名警员带领,挨个检查了每栋宿舍楼,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员。

     随后,李警官又带着小D探长来到了仪器厂的保安处,分别查看了工厂前门后门,以及职工宿舍区内的所有监控,也是一无所获。

     “真是太奇怪了!一个身高1.8米的大块头男人,怎么可能像蒸发了一样,半点儿痕迹都没留下呢?”李 警 官 百 思 不 得 其解。

     “我猜测,嫌疑人 不 但 没 有 离 开 厂区,而且没有离开三号楼。”小D探长说,“或许咱们应该换个调查方向,从当事人身上入手。”

     李警官当即明白了小D探长的意思,派出两名警员去职工中了解卢家兄弟平时的所作所为。李警官和小D探长回到事发现场——三号楼103号房间。这是个15平方米左右的房间,里面的家具摆设和其他房间没什么两样。房门两侧各有一张床,靠近窗台那里摆着一张桌子,床边立着一个衣柜,墙角立着一台冰箱,冰箱上面放着微波炉。小D探长打开衣柜的门往里看了看,又弯下腰朝床底下看了看,并没有什么异常。


     小D探长直起腰,目光逐一掠过房间内的每个角落。突然,他的目光停留在桌子下方脸盆里的一条毛巾上。


上海侦探

     李警官注意到了小D探长的眼神:“这是卢方为他哥哥卢山止血时用的毛巾。”

     小D探长走过去,用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拎起那条血迹斑斑的毛巾,发现毛巾居然全是湿的,就连没有沾上血的地方也是湿漉漉的。

     小D探长陷入了沉思,难道……这时,两名警员快步向李警官和小D探长走来。“报告李警官,我们刚才从职工们那里了解到了卢家兄弟的一些情况,可能对查出实情有帮助。”其中一名警员兴奋地说。

     原来,卢家兄弟在工厂里虽然没得罪过人,但是口碑却不太好。兄弟二人有个恶习——赌博,把辛辛苦苦赚来的工资都花在了赌博上。不仅如此,他们还时不时地找同事借钱,弄得大家都不太愿意和这兄弟俩来往。


     “听说这两天兄弟俩又欠了一笔赌债,四处找同事借钱没借到,正发愁呢。”那名警员接着说,“据说卢山曾经买过人身意外伤害保险。而且,在厂区里受到意外伤害,工厂也会给予一定的赔偿。”

     “这么说来,这极有可能是卢家兄弟自导自演了一出苦肉计,为的就是骗取保险金和单位的赔偿金,然后用来还赌债。”小D探长听完警员的陈述后朝着李警官说。“你说得有一定道理。从卢山的伤口判断,他是被棍子一类的坚硬物体打伤的。我们应该尽快找到凶器,通过凶器上的指纹确定嫌疑人。”李警官接着说,“从人们听到卢山的叫声到进入房间,应该也就几分钟的时间。当时卢家兄弟都在屋内,如果他们想要藏匿或者销毁凶器,只能在那短短几分钟之内。如果是直接从窗户把凶器扔出去,我们刚才在楼外检查时肯定会发现,可我们在楼外根本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当作凶器的物品。”

     “如果凶器可以变形就另当别论了。”小D探长重新拿起那条脸盆里的毛巾,对李警官说,“盆里没有水,这条毛巾却全是湿的,而且你仔细看,毛巾里还夹杂着细碎的冰碴儿。由此推断,作案者很可能是将毛巾弄湿后卷成棍状放进了冰箱的冷冻室,冰冻后的毛巾非常坚硬,足以将卢山的头部打出血。在人们冲进来以前,作案者迅速将冰冻的毛巾放入微波炉内解冻。紧接着,他又用这条解冻后的毛巾为受伤的卢山止血。毕竟,在一般人看来,一条软软的毛巾不会成为凶器。”

上海侦探公司

上海侦探公司


     说完,小D探长打开了冰箱上的微波炉,果然在盛放食物的托盘上发现了一些已经干涸的血迹。与此同时,李警官派人把卢方从医务室带了过来。在物证前,卢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在卢山的授意下将他打伤企图骗取保险金。

     案子很快告破,一旁的李警官和小D探长却高兴不起来。卢家兄弟为了偿还赌债铤而走险触犯法律,这种行为实在让人痛心。赌博真是害人不浅啊!